北京,中国

案件捷报 | 曾获红点设计大奖的外观专利被无效?这是真的

案件捷报 | 曾获红点设计大奖的外观专利被无效?这是真的

红点设计奖作为国际顶尖设计大奖之一是众多设计者的追求,每年都会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数以千计甚至上万优秀设计角逐各奖项,素有设计界的“奥斯卡”之称。由于产品工业设计与外观设计专利具有天然的契合性,所以赢得红点设计奖的设计可以采用外观设计专利进行保护。
近日,我所代理请求人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无效决定书,宣告ZL201430028784.X“衣帽架”外观设计专利权全部无效。值得注意的是,涉案专利所保护的产品设计赢得2014年红点设计奖的“best of the best”,从该角度来说,至少红点奖的评审认为,产品设计具有非常高的创新性。

涉案专利原专利权人(衣帽架产品的原创设计人)沈文蛟先生以米尼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米尼家居”)侵犯涉案专利为由起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侵权成立,后米尼家居委托我所代理上诉案。
在了解涉案专利设计历程及所获荣誉奖项后,我们充分认识到无效该外观设计专利难度非常大。尽管论坛中有人发帖认为涉案专利(见图1)涉嫌抄袭“木智工坊”(见图2)或者意大利公司Valsecchi(见图3)的在先设计,但从外观设计专利无效角度来分析,虽然涉案专利与意大利公司的现有设计在风格上较为类似,但两者形状上的不同使涉案专利无效的难度较大。

外观设计专利保护范围在于图片或照片中形状、图案或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看图说话既有直观的一面,同时也为检索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目前绝大部分专利检索数据库不提供以图搜图功能,少数提供该功能的数据库准确性有待验证。

本案中我们最终发现设计人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前,通过其工作室微信公众号中发布了一篇文章,内容的是设计人参加TED×SCNU演讲时使用的PPT,在该PPT中讲述了衣帽架的设计历史,并自述在申请日前画了草稿,当晚在微博上@他人。根据该重要线索,我们去工作室的新浪微博中寻找该日期的微博,却发现带有图片的微博已经被删除,无法直接证明现有设计已经被公开。后又经过深入的检索取证工作,我们最终确定设计人确实在申请日前公开发了前述带有草图(见图4)的微博。

无效阶段,我们以设计人参加TED×SCNU演讲时的PPT中草图作为最接近对比设计,并以其他证据佐证公开时间,评价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构成相同或不具有明显区别。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均有三根架杆和三个挂杆组成,架杆均交叉设置,并于架杆上设有斜向上延伸的挂杆,二者在产品的整体造型、架杆和挂杆的数量、位置关系等方面的相同点已形成了基本相同的整体视觉效果。不同点为:(1)基于对比设计视角不全而导致的二者连接方式的差异,无论对比设计是否为贯穿连接,相对于整体而言属于局部细微差异,不会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2)架杆下端张开幅度的差异,在二者架杆呈相同方式交叉设置的情况下,差异变化也不足以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且虽然对比设计为设计草图,但一般消费者根据该对该类产品的常识性了解,可以从对比设计图片中确定三根架杆和三根挂杆交错设计形成衣帽架的基本形态。综上,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2款的规定,宣告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全部无效。

律 师 点 评

红点设计奖背书的外观设计专利通常具有非常好的稳定性,涉案专利在检索过程中带给承办律师团队的困难之大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最终涉案专利被无效,但使用的证据是设计人自己公开的草图。无独有偶,有些知名案件中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例如路虎案、Smart案、迷你KTV案中外观设计专利均是由于未能知识产权先行才最终导致涉案专利被提前公开或披露,着实令人惋惜。在国家鼓励创新的时代,设计者不仅仅要有作品的创新意识,也应具有足够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Web Design San Francisco